恩施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陈传席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

发布时间:2019-10-09 20:06:14 编辑:笔名

陈传席: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

陈传席: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陈传席: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 陈传席: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 Posted on 2015年7月28日 by new_notlee in 社会万象 导语:20世纪艺坛最有名的书画大家,继吴昌硕、黄宾虹与齐白石之后,当属潘天寿。朱金楼亦认为,尤紧接齐白石,更富有革新精神的潘天寿,攀登了中国花鸟画的又一高峰。潘在花鸟画外,兼长山水,又创造了一种花鸟和山水相结合的体裁。陈传席则指出,潘天寿走的是一条捷径,“行太速”,故在笔墨功力上,如陆俨少所言,“酒未醇,人已去”。山鹰石山花图 作者潘天寿早年受吴昌硕等人影响后来画迹从李瑞清变化而来潘天寿生于浙江宁海农家,童年在村中念私塾。14岁入读县城小学,当时购得《芥子园画谱》及数本名人书法帖,开始自学中国书画。19岁时考入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期间,受到中国近现代文化大家经亨颐、夏丐尊、李叔同的熏陶和影响,打下了较好的国学与艺术基础。1922年,与沈遂贞共同举办第一次画展。潘天寿一边教书,一边画画,如此终其一生。1923年,在兼任上海美专中国画系老师时,潘天寿结识了吴昌硕、黄宾虹、朱屺瞻等知名书画家。身居上海期间,正是吴派画作(吴昌硕派画风)风靡之时,潘天寿受其影响不小。据陈传席透露,潘天寿曾学过当时流行的吴派画风,并成为吴昌硕的弟子。现存浙江宁海县文化馆的一幅早年画作《墨荷图》微微透出吴派画风。对此,朱金楼分析,“潘天寿受过吴昌硕多方面的影响,然而又与多数吴的门下不同,终于又不拘缶翁(吴昌硕)形迹,而自行苦心探索,另运机轴。”朱金楼进一步补充,潘天寿的画,传统根底深厚,远承巨然、马远、夏珪、吴仲圭、沈石田。他博采众长,但主要受石涛、八大山人、石溪等人的影响。尤以八大对他影响最大。其中最明显的是,两人的画面布局,均极奇特而又严谨和谐;笔墨均极简练而又神完气足;甚至在取材方面,也有较多相同之处。如八大喜画荷、松、鸟、石,潘天寿的笔下也多荷、松、鸟、石。但潘的天赋之高,又不完全陷于八大。他从“八大之奇”而济之以“石溪之繁”和“石涛之变”,再加上自己的创新,使他的画具有强烈鲜明的个人面目。而陈传席却认为,从潘天寿后来的画迹看,他的画基本上是从李瑞清(当年上海书画奇人)画中变出来的。翻看其画作《拟石涛山水》(1927年),除有石涛的痕迹,亦有李瑞清的影子。如在用线设色方式上,两人极为相似。李瑞清把石涛画中复杂层次化简了,而富有变化的柔性线条,转化为刚劲有力的线形,潘天寿亦如此。欲雪 作者潘天寿欣赏潘天寿艺术不能忽略其指画纵观潘天寿艺术人生,梅墨生认为,上世纪30年代前后,潘天寿的艺术水平有了质变,其个人风貌初步确立,但尚未成熟。推算其艺术成熟期,应从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算起,特别是1948年为亮点,至此,他的笔画与指画(以手为主,以其它工具材料为辅助手段的绘画)创作交相辉映,各具特色,攀上了第一个自我艺术的高峰期。而上世纪50年代,则步入了成熟期;上世纪60年代的最初六年,则是潘天寿艺术的巅峰期,这期间创下了《微风燕子斜》、《梅兰夜色图》等大量的花鸟佳作。梅墨生还指出,欣赏与研究潘天寿的艺术,若忽略其“指头生活”,肯定是不完整的。因为指画创作是其绘画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论及潘天寿的指画,他自我辩证认为,“指头作画,与毛笔全不相同,有其特点,亦有其缺点。”朱金楼点评,继吴昌硕久主花鸟画坛之际,齐白石则以其老辣简拙而自具一格,而紧接齐白石,更富有革新精神的潘天寿,则开辟了全新面目,攀登了中国花鸟画的又一高峰。他还认为,潘在花鸟画外,兼长山水,又创造了一种花鸟和山水相结合的体裁;潘是四全之才,即诗、书、画、印四者才能兼备。他把这四者结合,在形式上做到了文人画中前所未有的有机统一,这也是他在中国花鸟画史上,之所以能攀登上又一高峰的原因之一。他这三个时期的代表画作,如《垂杨系马图轴》(早年画作),梅墨生分析,虽已具备大家之气象,构图亦有巧妙之处,水墨淋漓尽致,但仍是其艺术欠成熟之作。即使为大家所看好的,《浅绛山水轴》(1945年)和《水墨山水轴》(1947年),均不失为佳作,但毕竟不是潘画的代表性风格,笔墨与结构上似嫌还弱一层。秃鹰 作者潘天寿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在评价潘天寿晚年艺术上,许多研究者多以“强其骨”、“一味霸悍”来概之。而何谓“强其骨”?即重线条,少涂抹,染色也只是辅助性质的。潘天寿曾自解,“以笔线为间架,故以线为骨。”陈传席却直言,其实李瑞清的画只强调“强其骨。”黄宾虹、齐白石书画成名都在八十岁左右,而潘天寿三十多岁就成名了。分析潘天寿的成功,陈传席亦直言:一是走捷径;二是速成。为何?因为潘天寿是研究美术史的,所以他对美术史的见地高,他选择不为人注意的李瑞清画风。因此,陈传席一直保留“潘天寿的画风实则与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的观点:潘天寿在李画风基础上,融入了自己的理解与变化,于是其突出的风格就形成了。后人多赞其风格独特,“强其骨”、“造险”等,很少有人称赞他的笔墨功力。因为绘画,笔墨功力是支持它的最基本因素。所以,针对这一话题,陆俨少是第一个放炮者,他曾言,“酒未醇,人已去”,陈传席对此解释,他的画甚至还未进入“自由王国”,因为苦心安排的迹象甚重。他还谏言,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为何如是说?潘天寿学李瑞清,是因为李瑞清的画还有发展的余地,而潘天寿的确将其发展到了顶点,而他之所以能披荆斩棘,“行太速”而亦有所成,仍归根于他的综合修行与艺术素养的境界之高,换成其他人若走这一条路,就未必会成功了。江天新霁 作者潘天寿潘天寿常以围棋布局比喻画面构图吴冠中在《潘天寿绘画的造型特色》一文中回忆恩师潘天寿,1940年前后,吴茀之、张振铎、潘天寿为授课老师。三位老师合租一家民房,共请一个保姆做饭。吴冠中写道,“吴茀之老师喜欢吃甜年糕,张振铎老师喜吃汤年糕,潘天寿老师则爱吃炒年糕。三种年糕的口味透露了三位老师当时的艺术气质。潘天寿的画口味重,汤汁都浓缩了。他常说,“要辣不要甜”,要“古”。而“浓、辣、古”之间有什么联系呢?”画如其人,联想这三味儿,吴冠中指出,他毫不可惜地扬弃外形表面的琐碎变化,不爱玲珑爱质朴。说得通俗简易点:“古”是追求造型的单纯洗练;“浓”是缘于用墨的集中与酣畅,而运笔的直劈要害令人感到泼辣得痛快!他还回忆,潘师除了读书、作画、吟诗、篆刻及登山之尔,唯一最爱好的消遣是下围棋。他常以围棋的布局来比喻画面的构图,特别重视空间的占领,以少胜多。严格控制面积,出奇制胜。原题:《潘天寿:惜笔墨功力未进入自由王国》来源:金羊-新快报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Richard Diebenkorn:溶解在你温和的平衡之中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丹东治疗性病的医院
洛阳治疗妇科医院
温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丹东治疗性病方法
洛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