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青帝 第七百二十八章 窥听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2:24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七百二十八章 窥听

街市声音都阻挡在马车隔音良好的厢体外,只有清透的橙黄光照亮车厢里,才显出里面属于宫廷特有的一些器物,铺席、几案、杯碟都是精工匠作,色泽火红中描绘凤纹。

在马车良好的抗震系统下,琉璃灯火几乎一晃不晃,光影中两大一小的三个女子都很美丽,大的两个丽人贵族夫人装饰,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多点,一个似乎也不到三十岁,但两女眉眼间都是成熟气质,不似她们表面上的贵妇人,都灵池凝聚,分明真人气息,此际似在探讨书上的内容。

照得手中纸质书卷明亮、字迹清晰,上面的修行内容果都是搏大精深。

两女旁是个梳着羊角发辫、素白襦裙的小女孩,面容粉妆玉琢,两只大眼睛瞪着这书,看得一阵晕眩,赶紧转开首去,心里嘀咕――甘姐姐和母后修为这样高了,还不放松,再这么下去天下间除了玄德哥哥,还有谁能打得过她们

“母后,皇兄不是邀请我们出来逛灯会么?”她又抬首问,神情可爱又初具一丝少女神韵,当初乖巧小公主宁姬渐渐长大,懂得质问大人的行为了,而且看了上去,一丝丝赤黄之气,正是公主的位格。

“呃……”年轻的那个丽人眨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

年长的那个丽人专注阅览道经,斜着身子懒散偎在大枕上,声音显得慵懒,随口就说着:“宁姬可以开窗看,但不可以下去,最近有太平道的坏人踪迹,别讨价划价,就算搬出你皇兄也不行……”

“又是这样……”

这只萝莉扁扁嘴,伤心叹了口气,自己掀开窗帷,只露出半掌宽的缝隙,向外面热闹的街市瞅去,目光欢喜。

曾逃亡一年的经历在这小公主心中留下很深印记,除对那位年长而英武皇兄的孺慕,还有对民间生活的理解和同情。

她是一点点看到洛阳城从萧条恢复繁荣,这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这一带是粮市,晚上自然关闭,却因解开宵禁的缘故聚拢了各种小贩,变成了小吃一条街,混杂在叫卖声和杂耍围观叫好声中,一群头戴儒巾的太学生结伴游学,自旁过去,免不了指指点点。

“《洛阳》说,这进都监国的五年中,皇上重新疏通了鸿沟,还在运河上设立各级水闸,让水深达到过去两倍,许多大船也可通航……”

“难怪运粮成本变低,以后洛阳的粮价该会降些吧?”

“今天白天就开始降了……你看那粮市最大的糜记粮铺,现在标的都是今秋收获的新米,自徐州新运过来

,今天早上才和官家纲船一起抵达。”

“哦,是糜皇后家的产业……”就有人意味深长叹着,汉时贵戚权重已是常态,谁都已经习惯,倒也并不怎么反感。

有家中长辈做朝臣的学生,此时猜度说:“听说糜皇后很受宠爱,两个兄弟现也是朝廷重臣……”

“当年投靠今上潜宅,这时自获得丰厚的回报。”

“这也是糜家的福运。”

当街上的这些声音顺风传进来,年长的那个丽人似被打断了阅览,她侧耳听了听,声音嘈杂一片,以真人的耳力,还是把这些话,都听的真真切切,就蹙起了秀眉。

“贵戚……”

何太后喃喃自语,她受了叶青的大恩,自事事为叶青考虑,这时却将这一丝忌惮念头挥去,她是熟悉那位小糜皇后,长得很美丽,是个性子淡雅而贤惠的少女,最关键专注道业,不至于于涉政事,但……

“甘妃,恕我多言,这些年他深居简出,除了节日请安都很少见到,若说是沉湎女色,却不见诞生出我大汉的子嗣,这是什么毛病?”她转首问身后的真人少女,语气透着随和,眸子掩不住的怀疑。

这个他,自然不会有别人,就是今上了。

甘妃――此时就是曹白静的分身,听得有些脸红,作妾室她难以辩解,心中只想着,还是等夫君以后自己解释。

“还有我看你的身子,似也未……罢了,他道体初成,寿限真能有一百五十,就已超越凡人界限,立太子的事确实还不着急……”

何太后凝眉说着,见这皇妃羞红不言,就不好再多说。

她是个非常聪明而果决的女子,过去专心修道很大一部分是做给应王看,表示无心朝政,以免造成彼此嫌隙意思,抱着听说修炼深了能驻颜养身,就一试,并非相信真有仙道这回事。

但作为赤德深蕴、曾亲掌朝政的汉室皇后,确实是有难言的某种优势,可以说这个女人是曾走到过一个巅峰,配合传国玉玺的力量都可封禁阴神,就可见一斑。

丰厚的火德资源让她在赤脉修业上进境极快,几乎三年间就突破到了灵池,一时间才真正来了兴趣,专心修炼起来,让北宫一下子沉寂许多。

她误打误撞过了灵池这个坎,渐渐深入了解仙道力量体系,才庆幸自己在去年就突破成功,因一旦过了三十五岁年纪这个坎,再向成就不容易。

“而成就了,终是不能忘记恩源。”

何太后抱着玉玺,莫名其妙之间,突有一种冲动产生,在车中沉吟一下,就问:“甘妃,皇帝刚才去何处了?”

甘妃稍有些纳罕,记得太后自四年前起,就没有专门过问应王行踪了,想一下说着:“听说是去娲皇庙祭拜圣像。”

“哦……我们也过去,给圣人上香。”

何太后一声命令下,马车原路折返,很快到了娲皇庙前,这座庙宇建筑群的周围,都染上一层薄薄光晕。

“神域隔离?”

获得了许多知识的何太后,当场认出来,想了想,就在车内换上鸾凤正装,手持玉玺盒子,挥退随身侍女和护卫,只带甘妃入内。

这个鸾服女子以火德凤格的身份,轻松穿越神域薄膜,里面果空无一人,庙正都已被皇帝挥手斥去。

娲皇殿在监国后,受到了修缮,很是堂皇,侧殿后有着走廊,折过一带假山池塘,不远处矗着一座金翠交辉的玉楹大殿。

何太后漫步在修葺一新的走廊里,越来越靠近正殿。

手捧玉玺,不知为何,她此时心跳一阵加快,一种熟悉感觉让她心神不宁,总有接下来会发生大事的感觉。

这还记得那是很久前,虎牢关外那个悬崖上……当时的心情,似乎和现在有着类似,想到这里,何太后咬着唇。

这时甘妃似有所感,骤转首看向了太后,就见冥冥中,赤气泉流喷涌,美丽金凤展翅欢鸣。

“这是……”她皱起眉,曹白静当然清楚,现在大汉的龙气,严格说还是红色,据说统一了天下变成赤红。

记得上次夫君还说了些奇怪的话,意思这很不错了,有个遥远的国家叫什么台湾民国,龙气背部有长条的黑色,本体是红色,有一些黄

又有什么北朝鲜龙气是淡红到红,这是表面上看,深入到内部,龙气是冰冷肃杀的白,看来是金德了。

还有什么日本的龙气是黄,带着红色,上面有着锁链……

这些曹白静查过,三千朝哪有这些国家,就算是藩国也不会取这些奇怪的名字,肯定是夫君胡说八道……

她摇了摇首,把这些莫名其妙的联想抛去,总之夫君说这相当不错了,但这时,大汉龙气怎么会突有些变化?

在理论上应该是夫君掌控才是,莫非又有所谓的圣人或者暗面天道干预?

想着,就暗里联系夫君,却没有任何反应,目光就落在太后手中玉玺上……它在闪光。

两女各怀心思走了会儿,再穿过第二道走廊时,才听到不远正殿里传出了一些对话声。

一个陌生清脆,又带着威严的女声说着:“戎狄攘斥,中夏又安,你这个地上人倒是一番热心……但你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让她们本体也出来?知道会造成多大于扰么?”

这声音淡漠,字字如箭:“比如你家几个真人,你想过她们出现在糜皇后、甘妃面前会怎么样?”

“就算是下土和地上法度不一样,相对松弛,但是她们还不是仙人,同时维持承担分身,有着很大压力。”

“我知道,所以平时她们本体还是留在山河社稷图,只等战时才出来,这样压力就小了许多”

这时,一个熟悉而温和的男声说着,平静,从容,威严,正是大汉的新天子

听了这些话,何太后虽不知底细,已经感觉到了不妙,头“嗡”的一下,霍着转首,盯着甘妃看:“你……们……”

甘妃默然,只看向她手中的玉玺,只见上面更激烈闪动起来……上次曾听夫君和芊芊说过这种事情,不想这次让自己碰到了,这是暗面天道有什么危险的任务,又要‘天降大任于斯人,?

“你想问我要山河社稷图……那好,我也不为难你,前次说过再来下土,我还会再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你可以想想怎么回答我,你都混过去了几次,应该都想好了吧?”

里面一阵沉默。

“如何不敢说?某种意义上说,你还是这世界的造物主呢,当初你笔写这个下土世界,龙蛇舞动,何须顾忌说说构思?”

“我曾闻,人之文思必有源泉,就算并非真实,必有所映射,叶君既是《封神三国演义》作者,何有教我?”里面的女娲,一字一句说着。

而外面,何太后踉跄一下,握紧门框勉强立住,脸色已是一片苍白,她几乎维持不住自己思考,“嗡嗡嗡”只是一片。

盐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广元白癜风
江苏治疗卵巢炎方法
盐城治疗白癜风方法
广元白癜风好的医院